聆月听

头像是不是非常迷人?

[黄占]一日

高亮,这里没有老司机……

私设巨多,大概是哈斯塔与先知的平淡(没羞没躁)日常生活~~~

小学生文笔。。。

以上接受的话,请享用~

一轮红日缓缓从东方升起,洒落的阳光唤醒了沉睡的信徒。

窗外的风信子在愉快地摇摆,信徒起身用深蓝色的长袍裹住布满爱痕的身体。

推开窗户,以最虔诚的姿势感谢神赐予他新的一天。

吾主,愿您安康。

“先知大人!”宁静的早晨时光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

伊莱打开被敲得摇摇欲坠的木门,一张属于年轻男人的脸出现在他的视野。

“先知大人!您的役鸟今早死在了我家门口,这是不是说明我即将大祸临头?!求求您,救救我吧!”

一只猫头鹰安静地躺在年轻男人的手里,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伤痕,但它的胸口却无丝毫起伏,显然它已经去世了。

伊莱笑着摇摇头,“老伙计,别玩了,快起来吧。”

奇迹般地,随着话音落下,役鸟睁开了左眼,‘扑腾’地一下从男人手中飞起,轻轻落在伊莱肩上。

年轻男人被眼前景象吓得连连后退,随后他的眼中出现一种狂热尊敬的色彩,“这就是神的保佑!先知大人受神的恩赐将保佑赐予我们!感谢吾神!”

他大叫的声音很快传遍了这个小小的渔村,只要是在村子里的村民都停下手中的工作,朝着大海的方向祈祷着。

风拂过因一上午太阳照射而滚烫的沙粒,沙中的云母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中午的休息时间到了,群聚前来看鸟的村民们终于散去,伊莱揉揉因过久站立而越发酸痛的腰,不满地戳了戳役鸟的头。

“咕……”猫头鹰睁着盛满无辜的单眼,这不怪鸟啊,只是阳光太烈,鸟看不到东西撞晕在别人家门口而已……

与役鸟相处已久的伊莱明白它的意思,若不是吾主昨晚非要与我……还让我晕了过去,它也不用在外面呆这么久了。

思及此处,先知眼罩下的脸庞微微泛红。

正打算抱抱役鸟聊表安慰,却不知从何处刮来一阵狂风,将役鸟刮出这座房子的同时也把窗帘拉上。

“吾主!”伊莱兴奋地喊道,即将跪下的双膝被触手托住,顺带扯进来神的怀里。

哈斯塔用手揉了揉伊莱被扯下兜帽后略显凌乱的头发,翘起来的呆毛衬得伊莱越发的可爱。(让哈斯塔想流鼻血)

“吾主为何此时来找我?您不是晚上才会从沉睡中苏醒吗?”虽然一醒来就来折腾我……

抚摸着伊莱身体的触手僵了一下,虽然自己可以读心,但看在信徒敢于在心底对自己做出评论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说了,可是还是要有惩罚的~

“吾于沉睡突然感受到此处传来强烈的信仰之力,故来视察此地。”

如果哈斯塔的脸有表达表情的功能,那他的表情一定是促狭的奸笑。

吾主真是慈悲为怀,竟如此屈尊降贵地关怀信徒的安康,伊莱感激地想着,忽然想起一件事,便扯着神的黄袍走向一边。

“吾主快来,这是今天中午渔民上贡的一罐新鲜鲱鱼,请您享用。”

神满意地点了点头,把罪恶的触手伸向还在寻找开罐器具的先知,悄悄地伸进袍底。

“比起享用鲱鱼,吾更愿享用汝,更何况汝已发出邀请,吾怎敢拒绝小伊莱的请求?”

身体被撩拨的感觉不太好受,伊莱喘息着开口,“哈……吾主,可否,先享用鲱鱼?”

“不行”,神一口回绝,随之向其伸出第二条触手。

“哐当”先知不小心把手边的罐头打破,同时一股恶臭弥漫开来,充满了这间小屋。

神的感知是何其的敏锐,早在罐子破裂的一瞬间,哈斯塔就卷起爱人飞向自己休息的海底洞穴。

另一头,年轻男人寻遍了整间屋子,都找不到自己近期制作的鲱鱼罐,正要在庭院寻找时,却在地上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啊!!!先知大人!您的鸟又死在我家门口啦!”

——————回归主题——————

伊莱感觉自己像被放在火上炙烤,想追寻那双冰凉熟悉的手却寻不到。

“啊……”信徒发出隐忍的口申口令。

“汝可知你信任的村民犯了多大的错误!”

神明低沉且微含怒气的声音在信徒耳边无限放大。

迷迷糊糊的信徒虽不能清楚理解神明言语中的意思,但他明白他引领的村民冒犯了神明。

“请让愚笨……啊,的我,替,嗯,他们赎罪……”

在信徒看不到的角度,神明的几只眼睛愉悦地眯了起来。

“汝欲何?”

“我……嗯……愿将,我的身躯……哈,与我的灵魂,呃,供于吾主,永生永世跟随吾主,唔!”

神明少见地将上半身全部化作人形,用他的唇狠狠地堵住信徒那吐出可爱话语的嘴。

并将热物塞进一塌糊涂的深处。

“啊……”

“哈……”

神明与信徒共同沦陷在这热浪之中,那是风与水的交融。

伊莱,你的永生永世只能与我在一起,你是我的!

作者的话: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笔芯~

最后一句话是我说的还是谁说的,我不知道~

ps:年轻人不知道给先知的是鲱鱼罐头哦~

看完快走!小心被老福特发现!

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仲先生所述:“我希望收工后可以带几个鸡腿回去给吾王吃(眼泪汪汪,不存在的)”

闲来无聊的渣渣画,请见谅
最后一副图看出cp的话。。。请不要吐槽
我知道最后一张毁了,我不是故意的。。。

《童话镇》第五人格同人歌词改编

由标题可得,这是一首填词的歌曲~
高亮!!!原版为《童话镇》
词中涉及的cp有:杰佣,医园医,蝶盲,黄冒,微量欺诈组——不吃请绕道~~谢谢~~
——————前奏响起~~————
听说弗莱迪儿在逃跑
鹿头酱在担心幸运儿
听说医生喜欢小园丁
哈斯塔会变成章鱼哥
听说冒险家总长不大
杰克他有奈布和假发
听说教堂里有美丽誓言
吉尔曼丢了珍贵的门之钥
只有睿智的侦探知道
艾玛是因为贪玩跑出了工厂
机械师有个鼓励自己
勇敢坚强的人偶
总有一条蹦哒在圣心医院里的触手
沾染小丑的乖张气息
却又在墙里曲折
作死不息弄起波浪
又拉库特君一起乘风
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
都走到胜利结局的时刻
听说威廉先生爱冲撞
里奥厂长是个女儿控
听说艾米丽变成天使
空军有炫丽的信号枪
听说克利切总说着谎
庄园主拥有回声满箱
听说幸运儿爱穿女装
魔术师不知疲倦地在表演
只有睿智的侦探知道
调香师逃避了迷失的结局
海伦娜为了爱人带上盲杖
投进红蝶的怀抱
总有一只蹦哒在那第五幼儿园的猴
沾染艾玛的可爱气息
还带上了玛尔塔
作死不息皮断双腿
又扔魔术师去打掩护
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
都走到迷失结局的时刻
总有位留在庄园里的瓦尔莱塔小姐
编织了夜莺编织现实
又被骑火箭的靓仔撞乱
作死不息吵醒乌鸦
又让无常来收拾残局
让所有怨灵和厉鬼们
都走去投胎转世的冥界 又阴冷
啊~~啊~~啊~~啊~~

本词由小熊佩琪软糖,聆月听共同编制
@小熊佩琪软糖
感谢小熊的陪伴与帮助,她的游戏id:B站资深萌新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如果涉及版权问题,立删~

[杰佣]为蜘蛛小姐悯怀

欢脱向,ooc一定,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
大家好,我是瓦尔莱塔。
不知道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叫我蜘蛛。。。
明明我不止有八条义肢好不好,明明我的腿很长好不好,明明这是腿控福利好不好!
你们不仅没有像面对杰克那样对我这么热情,还公然宣传我的可怕!我也是会抱抱的人啊!(算不算人我不知道,我不是人那杰克也不是,哼~)
嘤嘤嘤,默默地缩到墙角哭泣。。。不对,墙角我缩不进去。。。默默地拉个求生者捆起来,在周围结张网,对着他嘤嘤嘤地哭泣。
慈善家:mmp......
我:谁叫园丁老是拆椅子,害得我习惯捆人了……
我之所以想写这篇文章,除了想把被你们踩碎的小心心拿给你们看之外,更重要的是我受不了庄园里的酸臭味了!!!
众所周知,我是目前最晚进入的监管者,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想要一大堆狗粮!
监管者和监管者,求生者和求生者在一起就算了,毕竟是同一个阵营有依赖感也是正常嘛~但是,监管者和求生者是什么东西?!
等等,那边那个杰克!苍天有眼,佣兵终于被抓住了~你是要把他放上椅子吗?不要动!让我来!
——————@_@——————
不~~~我的可爱的小丝丝~我筹集多日的丝丝~你就这么被坏人抢走了Q_Q
等等,我跟蛛丝之间是有感应的啊!嘘,先不要吵,让我感受一下捆绑佣兵的美妙~
好的,请允许我来给你们现场解说杰克捆绑佣兵的过程:首先,把蛛丝缠绕在右手,固定在佣兵的左手,然后把佣兵的右手用蛛丝固定在狂欢之椅上,再把双脚分别固定在椅子两边,最后把剩下的缠绕在佣兵的???上!!!
诶@x@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你用手指不就可以阻止他。。。,为什么要用我的蛛丝!我的蛛丝是恐怖道具,不是情趣用品……
什么,那东西站起来了?佣兵在前后挪动?我不想看直播啊~救命啊~~~
——————X﹏X——————
今日头条:震惊!第五幼儿园半夜竟传出惨叫?
记者聆月听现场报告:对不起,当我们赶到时只剩下一块烂布和这篇文章。
为调查真相,我部记者特地采访有关人员,为确保知情者安全,以下特用化名:
医生-她好我也好制造商:呵,杰佣,本子一大堆。
园丁-飞天真的很危险:呵,奈布,注定是受。
机械师-放下我的傀儡:呵,杰克,就是禽兽。
空军-不让子弹飞:呵,礼炮,一点不缺。
慈善家-滴滴眼药水:呵,灯光,准备完成。
魔术师-抓到我就嘿嘿嘿:呵,戏法,已待上场。
盲女-假如给我三辈光明:呵,庆幸,完全眼瞎。
冒险家-唯小人好养也:呵,运气,不是灯泡。
前锋-撞撞撞死你的直男:呵,打开,新世界之门。
佣兵-我不是秃子:呵,蜘蛛,忘记今天。
杰克-我也不是秃子:嘿,甜心还有力气接受采访?来,再来一次~
众人:楼上破坏队形!拖出去!!!。。。把奈布拖出去!

作者的话:真真的害怕蜘蛛,完全跑不过。。。有小伙伴去第五人格加我玩耍吗?也是这个名字哦~但只有放假我才会上线~
              ID:聆月听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桓易衍生]「风秋」幻想

设定请看☞预告
感觉自己这个星期真是勤奋呢~~~
文笔渣,请轻喷。。。
背景为闯谷子墓前,有一定私设。。。
—————无谓的分割—————
骆时秋,骆家少主,攻墓派的墓少,风流倜傥,快意江湖。
但从未有人问过他,这一切是不是他想要的。
或许他会轻笑一声,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想要与不想要,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能说,不是不敢说,总令人更无奈,更痛苦,更加彷徨。
他已经生活在一个动荡的年代,「夺取破墓令!」,这份使命从他出生起便担负在肩上。
谁能,谁会陪我一起承担这份责任?
闭关三年,修炼麒麟臂,枯燥无味的修炼生活,全靠脑中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度过。
功成出关,打开墓门的那一刻,满眼都是他那笔直的,令人安心的背影,眼睛无法离开,好像要把三年的份全部看回来。
他转过身了,他朝我笑了,他一撩衣袍,朝我跪下了。。。
“恭迎墓少出关,恭贺墓少神功大成。”
“啪”的一声,梦境破碎。
在很多时候,骆时秋总会叼着草根,幻想哪天他和楼满风身份互换。如果这样,他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跟在他身边守护他,爱他了呢?
“时秋!快来看这里!”
吐掉草根,起身拍拍泥土。罢了,就算他生来便是我的王,那又怎样?
迈开步伐,走向一直注视的人,“来了!”

是哪几句《国境四方》的歌词你们肯定知道~都在文里写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桓易]金华火腿

为了弥补昨天因为短小而留下的后患,今天特地奉上一则小段子~~~
是抖音?上的梗哦~我也不是很清楚出处。。。
————不需要的分割线————
好消息!好消息!易家祖传火腿马振桓限量出售啦!
看这金黄酥脆的外皮,轻轻一切,哎?◑▂◐切不开。。。
看这结实优美的肌肉,轻轻一抓,哎?•﹏•抓不合。。。
看这光滑洁净的肌肤,向上一摸,哎?Q_Q摸到了。。。
头顶传来低沉的笑声,“popo想吃火腿吗?”
“好啊!”
“那,过来吧。”
“唔!五有!啊,这不是我有了哄嘿!唔!!!”
你说不要就不要,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更何况你说的是“五有”,那是什么?我不知道~~~
发表完内心活动的马先生安静的专心享受易先生的特别服务,真棒!(母亲般的赞扬~加上一点点慈母般的微笑~)
什么?你问为什么不把易先生的内心活动发出来?主要是这太多废话,太多字不想打~总之一句话解读诠释他的内心弹幕:马振桓你这个大骗子!
那天,易柏辰在床上度过。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各种桓易cp]一个坑的预告(未来的汇总处)

最近第n次被《国境四方》洗脑,这个设定很萌啊!但我怎么也找不到类似的文。。。
而且我最近也很萌楼满风×骆时秋这对cp,但粮很少。。。我明白是还没开播的原因!所以我更加饥渴啊!(请忽略饥渴)
这个坑主要是挑歌曲的歌词出来写,一段一段,直到写完这首歌。
主要是写风骆,其他cp不定期掉落~~~
文笔渣抱歉,可能写不出你们所希望的,请多多包含~
以后会把所写的这个系列的文章放到这里做个汇总,所以想看点这篇就好了~~~
☞正文~~~一  [风秋]幻想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桓易]天使与恶魔(五)

嗯。。。来短小地更一发。。。
此篇有虐身预警,不适者请慎入!!!
崩坏预警!渣文笔预警!
→前文       
————我是马克思主义的接班人!————
阴暗的牢房中,一个人被紧紧束缚在十字架上,旁边还有一个审讯官样的人在不断鞭打他。
不知道审讯官说了一句什么话,那个人抬起了头。
易柏辰!马振桓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张他无法忘怀的脸露出一抹嘲讽的微笑,也清清楚楚的地看到那道从他嘴角滑落的血痕。
似乎是被那个笑容给激怒了,审讯官再次举起鞭子狠狠地打下去,给伤痕累累的身体添上更多红色痕迹。
马振桓在他举起鞭子的那一刹那就红了眼睛,想要冲过去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身体,自己的心受着一下又一下的酷刑。
他的心在滴血。
鞭子划过空气发出“啪啪”的声音,刚才无法动弹的手终于可以蠕动,但蠕动的代价是那一阵比一阵剧烈的疼痛。微抬眼皮,所看到的事物全与刚才一模一样,只不过主角不再是恶魔而是变成了天使。
梦见了最害怕的事情啊,真是没用呢,连最喜欢的人都没法护他周全。旁边的审讯官不知道在唠唠叨叨些什么,混乱的脑子叫嚣着投入混沌的黑暗,抬起头给他一个嘲讽的微笑,头不受控制地往旁边倒去。
popo,千万不要来救我。
马振桓,我一定会救你出来!
离开马马已经四天了,马马被抓走已经四天了,我已经逃亡四天了……
四天前,易柏辰和马振桓在甜甜蜜蜜地享受着烛光零时餐,腻腻歪歪地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欢欢喜喜地把该送入口中的食物替换成嘴唇。
真是秀色可餐啊~
事情本就应该这样一直发展下去,直到世界的尽头……可是他们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一个天堂军队的军师智天使,一个地狱殿堂的小皇族恶魔,怎么会被世界认可呢?
终于,在那个半夜,易柏辰亲眼见到马振桓被人抓住,见到带头抓捕的智天使那得瑟的样子,见到自己惊慌失措的脸庞。
易柏辰摊开自己的双手,白白净净的,没有受到一丝损伤,与手心的黑色隐瓶形成鲜明对照。若不是马马把所有力量都放在我身上送我离开,他又怎么会被轻易抓住呢?现在我只剩下这个瓶子里的气息了……
等等!气息?!隐瓶?!
马马!你等我!

作者的话:本来我也想一直甜甜甜地下去,可是感情本来就很难顺利,更不要说双方是敌对阵营。可能我写不出那种惊心动魄的文章,也正是如此,我更要感谢你们的支持,谢谢大家的包容。←好了,煽情时间到此结束~大概下一章又恢复脑残的画风了吧(大概?),请相信我!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桓易]天使与恶魔(四)

我聆月听又回来啦!
这篇文章没更新很久了,有三个月了吧~(你还记得!)
我推荐你们看看前面的,毕竟我也忘得差不多了~~
   
渣文笔预警!崩坏预警!
————————po式wink~————————
易柏辰手里拿着一张纸条,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说是在发呆,但他的心思全部集中在那张小小的纸条上。
“凌晨时分,初见的地方”这纸条埋在那个煎饼里面,虽然这上面没头没尾而且没有著名,但他很清楚它的主人是谁。
到底去不去啊?易柏辰撑着头想,不对!我为什么要考虑这个,我当然不会去了,这封邀请函连一个敬词都没有,太不符合我的身份了!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易柏辰想啊想,从早上想到中午,从中午想到晚上。月光照射着地狱的岩石,恍若给它们披上圣洁的外衣,众魔都沉睡了,静悄悄的……(不好意思走错片场!)
直到肚子发出“咕噜”的声音,才把易柏辰的魂魄从十万八千里外拽了回来,一看表,已经快要凌晨了!匆匆忙忙抓起斗篷就往外冲去……
马振桓,你敢欺骗小爷我你就死定了!
如果说马振桓现在的表情有多么欢快的话,那下属的表情就有多么苦逼。不是他想露出这样的表情的!只是,任谁在半夜三更被叫起来准备食材都会不高兴吧!
本来准备好食材他就可以去休息了,可在第三次听到厨房传来的爆破声后,他果断地放弃了好好睡一下的想法,是我太天真,呵呵……
易柏辰刚好在凌晨时分的钟声响起前赶到马振桓的房间,推开窗户,看到的是马振桓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在轻轻摇晃,这是多么高雅,如果忽略他面前放的那碟黄中带黑的东西的话。
“这是什么东西啊?”易柏辰咽了咽口水,闻起来好香哦~而且看起来有点像煎饼……不,不行,万一他放毒了呢?
小恶魔一会儿咽口水,一会儿摇头,眼里充斥着对食物的渴望,这一幕落在马振桓眼里只剩下两个字:可爱!
按耐住想要把恶魔拆吃入腹的冲动,努力维持着听上去温柔的语气,“吃吧,这是升级版的煎饼,煎饼果子。”
煎饼果子?原来这样卷成一条中间放点东西就叫煎饼果子吗?可是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毒啊?
似是看出易恶魔的无知(去掉)疑惑,马天使亲自使用他那不沾油烟的双手拿起一个,大启双唇,“咔哧”咬了一口,优雅地放下,微笑着看向易柏辰。诶呀,痛死我了,刚才煎饼时油溅到手上都起泡了,我可是尽量模仿明杰的样子了,应该能蒙到小恶魔吧?
竟然这天使都这么诚心诚意地吃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把它们全都吃掉!易柏辰也不客气,整盘煎饼拿过来就开始大嚼特嚼,好吃是好吃,怎么就是有股奇怪的味道呢?
他当然不知道,马振桓在调煎饼底子的时候不小心把一块方形肥皂当成黄油放了进去(不要问我厨房为什么有肥皂,就当它是拿来洗碗的,也当它能吃吧~)
啊~易柏辰惬意地瘫……躺在沙发上,好像吃得太饱了,“呃……呃……”易柏辰开始不住地打嗝。
“呃”95,“呃”96,“呃”97,“呃”98……
等等!好像打嗝打到100个会发生什么无法预料的事!
马振桓的尔康手还没来得及伸出,易柏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了两个嗝!然后。。。
一只晶莹透明的泡泡从popo嘴里冒出,飘啊~~飘啊~~在桓易两人呼吸喷出的气下飘向天空。
嗯……什么?!!我怎么会喷出泡泡?!是不是我就要像那个传说中美人鱼一样变成泡泡消散啊?我是不是要死了?T_T
↑这是某易过度脑补的产物~
虽然不知道易柏辰脑补了什么,但看他瑟瑟发抖的样子应该急需安慰,马振桓大手一揽把他拥入怀中。
“蠢货~”温暖的怀抱,微沉的嗓音,宠溺的语气,恍若情人间的亲昵,都让易柏辰恨不得赖在他怀里不起来。(少年,你被套路得很深啊~)
就这样,马振桓和易柏辰就这么静静地拥抱,静静地看着太阳的升起,静静地在窗边离别。
离别的时候,马天使趁着易恶魔不注意在他脸上快速地亲了一下,他满意地看到恶魔被太阳晒的红晕进一步扩大,露出灿烂的笑容。(不是柴犬的那种笑容!)
目送害羞逃跑的恶魔,天使得瑟满满地关上窗户。
只是刚才专注对方的两人都没注意,旁边那栋楼的某扇窗户,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悄悄地打开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作者的话:这里是某倩的道歉专区。
真是对不住了,各位追这篇文的读者们,作者不务正业太久,今时才继续更新这篇文。但是!现在我保证一个月至少更新三次,请相信我~
大大!!我更新了!让您等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大概我那时受道系写手的影响太大,真是对不起了Orz~


[桓易](一百粉福利)凌晨。。。

这是我的百粉福利,我可是很实在的!不搞点梗这种可怕的东西~
这是一辆半刹车的车(吧?)。。,
非正宗吸血鬼设定预警!渣文笔预警!崩坏预警!
↑接受上述条件的摄影师可以就位了~

吸血鬼的欢乐时间

作者的话:谢谢各位支持我的人,本来码这个文时才99粉,后来越来越多直至过百,真的谢谢!!!比心!也为我的迟来感到抱歉~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